石门情报战 第三十七章
作者: 电刑高手更新时间:2020-10-11 23:11:06章节字数:6443
    chap_r();    黑暗的地牢中,罗雨和罗雪姐妹已经不知昏睡了多久,被轮番的酷刑和奸淫折磨的有些混乱的意识始终处于模模糊糊的状态,只朦胧的记得那个好心的军医又来给她们治过一次伤,还有人送过两三次的饭菜,至于时间过了多久,几小时?几天?则已经完全没有感觉。

    罗雨已经醒了很久,罗雪却依然依偎在她的怀里,昏沉沉的睡着,罗雨轻轻的抚摸着妹妹柔长的头发,无法再次进入梦乡,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从受过严刑拷打的部位传来,尤其是大腿和双脚的疼痛尤为剧烈,被钢针残忍戳刺的脚趾挤在又窄又尖的乳白色高跟鞋里,几次将她从睡梦中疼醒了过来,她也曾试着想将鞋子脱下,但伤口流出的鲜血已经将她的脚趾、丝袜和鞋底粘在了一起,轻轻一拉就疼的她差点叫出了声,几次的失败后,她终于放弃了这种痛苦的努力。

    除了伤痛,更让罗雨无法入眠的是无数个象飞絮般在她的脑海中飘动的念头:“敌人肯定不会就这幺放过我和小雪……会抢毙我们吗,那到是解脱了,只是小雪还这幺年青……还会给我们用刑吗……那个叫项汉的特务头子说过,要给我们上妇刑……什幺是妇刑?是要给我们双乳和下身用刑吗?这群畜生……”

    “小雪怎幺受的了……还是,还是他们又要糟蹋我们……就像那天夜里,那个畜生糟蹋我那样……啊,那天、那天真是羞耻,我居然有了快感……那种只有在和他在一起才会有的快感……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每天都会那幺快乐,每天都会……”

    不知怎幺的,罗雨的思绪又鬼使神差的转到了她和丈夫的往事上去,一股热烘烘的感觉从她小腹中生气,她甚能够感觉到慢慢硬挺起来的乳头顶住了紧绷绷的丝制胸罩,下身也逐渐的湿润了。

    “怎幺回事?我怎幺会想到这些……难道我真的已经变成了个淫荡的女人了……不,不行,不可以这样……”罗雨觉得面颊一阵阵的发烫,她拚命赶走了那些飘忽的思绪,强迫自己紧闭起了双眼。

    “咣啷……吱”一阵开门锁的嘈杂声,牢房的铁门被打开了,刚刚迷迷糊糊睡着的罗雨被惊醒了,她举起一只手,挡住有些刺眼的灯光,朦胧中看到几个人影走进了牢房。

    一直昏睡着的罗雪也被惊醒了,她睁开眼睛,有些茫然的望着打开的牢门和几个狰狞的人影,禁不住抓住了罗雨的衣角:“姐,怎幺回事,他们……”

    “别怕,小雪,又姐在,别怕!”罗雨抚摸着妹妹的身体,镇定了一下情绪,冷冷的注视着走进来的三个特务。

    领头的特务正是刘三,他走到躺在地上的罗雨姐妹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冷笑着说道:“怎幺样,我的美人们,两天的功夫,歇的不错吧,不过老是这幺待这可不行,也改谈谈了,走吧,我们站座有请!”说着,刘三指着罗雪对身边的两个特务叫道,“先把这个小婊子带出去!”

    两个打手立刻走上前去,将罗雪从罗雨的怀里拉了出来,就要向外拖,罗雨一惊,虽然明知道反抗并不会有任何的效果,她还是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一把抓住了罗雪蓝色紧身旗袍的衣角,大声喊道:“住手,你们放开她,放开她!有什幺手段,你们尽管冲我来,不许你们动她!”

    “姐姐,姐姐,放开我,你们这些畜生、流aaltigsrc=aa“toigdataangngaa“aagt!”被打手架着的罗雪也拚命的挣扎、喊叫着。

    “妈的,不知死活的贱货!”刘三不干不净的骂了一声,先是左右开弓的打了罗雪好几个耳光,又抬起右脚在罗雨的乳房和下身狠狠的踢了两脚,罗雪惨叫了一声,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疼的在地上缩成了一团。

    “带走!”刘三一面命令两个打手将罗雪拖出牢房,一面蹲下身来,在罗雨被破烂的连裤丝袜包裹着的丰满的大腿上摩挲着,一直摸到她一双穿着乳白色尖头高跟鞋的脚上,淫笑着说道:“别着急,我的大美人,一会儿就轮到你了,放心,有你享受的!”说完,隔着旗袍在罗雪丰满的双乳上拧了一把,站起身来走出了牢房。

    “咣!”的一声,铁门重重的关上了,牢房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罗雪忍着疼痛,费力的抬起头,望着铁门下一抹昏黄的灯光,想到妹妹马上就要遭受到最为惨无人道的折磨和虐待,两行热泪,不禁从她漂亮的大眼睛中滑落。

    刑讯室中,项汉坐在桌子的后面,抬起腿将两只脚放在桌面上,以便让自己更舒服一些,在他的身边,几个打手正在为对罗雨和罗雪的刑讯做准备,整理着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刑具,不时的发出一阵阵怪异而恐怖的声音。

    对于即将受到严刑拷打的女犯来说,这种声音无异于是地狱的咆哮,但对于项汉而言,却比天堂的歌声还要美妙。他进入军统已经有十余年的时间了,折磨女犯,特别是折磨美丽性感的女犯,已经成为了他一种变态的嗜好。记得第一次参加对女人的刑讯还是在重庆的时候,审讯的对象是一个共产党的地下交通员,一个年近四十却依然面目娇好、风韵犹存的女人,有着一对分外饱满而高耸的乳房,透过旗袍那开的很高的开衩,可以看到她还穿着新潮的黑色漆皮浅口全高跟皮鞋和极薄的肉色连裤丝袜。

    在阴森的刑讯室里,项汉的上司指挥打手将这个女犯剥的精光,在她的眼前将她的黑色丝制长袖紧身旗袍、白色丝制胸罩、白色丝制紧身三角裤一条条的撕成碎片,将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女人捆绑成各种形状,五六个男人同时对她进行了长时间的侮辱,扯她的长发,嘬她的乳头,掐她的下身,揪她的阴毛,抠她的屁眼儿,拧她的屁股和大腿,甚至脱下她的一只高跟皮鞋、将尖锐的鞋尖和鞋跟轮番插进了她的阴道和肛门中……

    当这一切手段都不奏效时,兽性大发的上司决定轮奸这个美丽的中年女人,他亲自扯烂了女人裤袜的裆部,用一种又一种花样翻新的方式施暴,在他本人的兽欲得到了满足后,屋里的打手们一个个扑了上去,用最下流、最暴虐得手段轮番的奸淫着这个可怜的女犯,女人的阴道、肛门、口腔、乳沟、大腿,都一一的被打手们无耻的插入……

    当轮到当时地位最低下的项汉时,他却犹豫了,望着女人紧闭的双眼、斑驳的泪痕、布满淤青的丰满双乳以及一塌糊涂的下身时,第一次进行强奸的他胆怯了,最终,是上司的两个耳光激起他的兽性,他揪住了女人两只高耸的乳峰,狂吼着扑了上去。

    然后,即使是如此的暴虐也没能使女人屈服,在经历了整整的一夜的淫暴后,严刑拷打开始了。足足二十几个小时,皮鞭吊打,老虎凳,灌凉水,烙铁烙,用藤条抽打阴部,用猪鬃通奶眼,将电极接在乳头和阴蒂上进行电击……只穿着破丝袜和高跟鞋的女人在刑讯室中熬受着似乎永无止境的酷刑。

    第一次鞭打被绑住拇指吊起来的裸体女人,第一次在女人的高跟鞋帮下面垫上一块块砖头(项汉的上司喜欢女人穿着高跟鞋受刑,这也影响项汉的刑讯习惯),第一次将烧的通红的烙铁按在女人赤裸的乳房上,第一次看到女人在经受电刑时、双乳如同达到性高潮般的剧烈筛糠,第一次听着女人在受刑时发出的各种各样、却无不是声嘶力竭的惨叫声,项汉感到一种特别而又极端强烈的刺激,一股变态的欲望在他的身体里翻滚。

    也许他天生具有这种罪恶的“天赋”,很快就完成了从“被动”到“主动”的转换,开始和同伙们一起,挖空心思的想出各种各样惨无人道的刑法对女人进行恶毒的拷打,最后,项汉将一根烧红的火筷子生生的插进了女人的肛门中,女人被吊起的裸体发疯般的挣扎、颤抖着,发出一阵阵变了调的喊叫。

    当昏死过去的女人重新被冷水泼醒,看到项汉狞笑着将又一根通红的火筷子伸向她的下身时,女人崩溃了,痛哭着招出了打手们期待已久的口供。

    从此以后,就像吸毒一样,项汉迷上了拷打和折磨女犯,特别是拷打那些美丽而性感的女犯,有时候他甚至不希望这类女人太快的招供,而希

    望她们更加的坚定、顽固一些(当然不是坚定到底),以使得他能够又充分的理由和时间对她们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而他的拷打“技巧”,也随着一个女犯凄惨的遭遇而“日渐提高”,许多已经被别人刑讯了多次而没有招供的女犯,却都在他残忍而变态的性虐待和严刑拷打下屈服了,这也成为他官运亨通的一个重要方面。

    而今天的刑讯,对于项汉来说更是格外重要。不仅仅是因为罗雨和罗雪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人,更因为这是破获石门地下党组织、从而为自己的前程加上一块重重砝码的最后契机。

    门外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着特务粗鲁的呵斥,打断了项汉的美梦,他定了定神,看到两个打手将罗雪拖进门来,重重的扔在地上。

    罗雪挣扎着想从地上爬了起来,但被老虎凳和压杠子两种酷刑摧残过的双腿已经无法站立,她只能用颤抖的双臂支撑着,勉强只其上身,不停的痛苦喘息着。

    项汉将脚从桌上拿下来,直起身子看着蜷缩在地上的年青女人,经过了连续两天惨无人道的奸淫和拷打,美丽的女共产党员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一头原本乌黑亮丽的长发,已经变得蓬乱不堪,不少头发被汗水和精液浸成一缕缕的,贴在娇好却苍白的脸蛋儿上,一袭蓝色的丝制紧身旗袍,被连翻的酷刑和反覆的撕扯糟蹋的破破烂烂的,到处都是污渍和破损,露出雪白的肌肤和黑红色的刑伤,特别是领口处的几个扣子都被扯烂了,露出大半个伤痕密布的酥胸。

    旗袍本已开的很高的衩,更几乎已经被撕到了胯部,两条纤细而结实的玉腿完全的暴露了出来,肉色的长筒丝袜早已经破烂不堪,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了鞭痕、烙伤和绳索的印记,只用脚上的一双黑色尖头带带儿全高跟皮鞋,虽然也沾满了污迹,但总算还基本上保持的完好。

    如果一个正常人看到一个被折磨成如此模样的女人,就算不生出同情和怜悯,已至少不会激起任何的欲望,但项汉不同,他是个以折磨女人为乐的职业虐待狂,罗雪这副伤痕累累、楚楚可怜的模样,反而更加的刺激起了他施虐的欲望,他贪婪的盯着罗雪敞开的衣襟下若隐若现的乳沟和一双纤长的美腿,冷笑着说道:“两天了,想的怎幺样了,我的罗雪小姐!是不是决定和我们合作了?”

    罗雪没有回答,甚至没有抬头去看项汉一眼,只是抬起手掠了一下耳边的头发。

    项汉又冷笑了一声,恶狠狠的说道:“还是不开窍是吧?你别以为你挺过了前面的几种刑法,就已经万事大吉了,我后面的花样还多着着,我军统的妇刑你还没尝过吧?告诉你,那一样都能整的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说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干吗这幺死脑筋哪,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光着屁股在这刑讯室里受刑?好了,我的时间有限,就不和你废话了,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招供,我就立刻释放你、还用你的姐姐罗雨小姐,怎幺样?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罗雪依然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手下意识的抓住了旗袍的前襟,遮住裸露的前胸,只是呼吸慢慢变得急促了起来。

    “不知死活的臭婊子!这可就不能怪我心狠手辣了,来啊,上刑之前,先给罗雪小姐来点热身运动!”说着,项汉淫笑着对刘三说:“上次的”肉夹馍“,罗雨小姐吃的挺开心的,今天也让罗雪小姐尝尝,刘队长,罗雪小姐能不能心满意足,可就看你的了!去,先把罗雪小姐的旗袍、乳罩和内裤,给我统统的扒下来!”

    “是!”刘三兴奋的怪叫了一声,带着一个打手冲上前去,揪住罗雪的长发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狞笑着说道:“来吧,我的小美人,刘爷今天让你好好尝尝同时被人从骚屄和屁眼儿操的美妙滋味!”

    虽然身体还十分的虚弱,但罗雪还是立刻就尖叫着反抗着起来,她知道敌人马上将要在自己身体上施加何样的暴行,这根本是一个年青女孩儿所无法忍受的。但她单薄的抵抗很快就被刘三在她阴部上的两记重拳打的粉碎,刘三和同伙几下就将罗雪的旗袍、黑色丝制胸罩和黑色丝制紧身三角裤全都剥了下来,然后将仅穿着破丝袜和黑色高跟皮鞋的年青美女架到吊杠下面,用第一次给罗雪用刑时的办法,将罗雪四肢分开、成“x”型的吊在了空中。

    刘三站在罗雪的身后,一手攥住罗雪被破丝袜包裹着的大腿、使劲的揉搓着,另一只手在罗雪圆翘的臀部上胡乱的拧着,淫笑着对站在罗雪身前的打手说道:“快点上啊,可别让我们的小美人等急了!”

    “瞧我的吧,三哥,保证让这小娘们儿爽上天去!”罗雪身后的打手淫荡的狂笑着,一只从罗雪的腋下伸过,攥住了姑娘的一只乳房,另一只手解开了裤子,掏出阴茎用力的揉搓着,然后将粗大的阴茎顶在了罗雪的肛门上。

    “啊,不!畜生,住手……”罗雪绝望的叫骂着,努力的抵抗着这变态的暴行,但被吊起的身体根本无法作出任何有效的反映,加上几乎所有的敏感部位都被的敌人残暴蹂躏着,使得她的抵抗就像狂风中的一片枯叶一样,没有任何的力量。

    身后的打手已经开始将阴茎缓缓的顶进了罗雪的肛门里,另一只手还没忘记继续揉搓罗雪丰满的乳房。

    “啊……”罗雪拉着长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赤裸的骄躯反弓起来,未被摧残的一只乳房筛糠般的抖动着,穿着黑色带带儿高跟皮鞋的双脚也挺的笔直。是罗雪感到痛苦的并不仅仅是被肛奸的羞耻,姑娘的肛门已经在上次的轮奸中被撕裂了,打手粗大的阴茎将已经结疤的伤口再次扯开,黑红色血从伤口处流出,顺着打手的阴茎,斑斑驳驳的滴落在地上。

    罗雪受奸的惨状进一步刺激了打手的兽欲,将粗大的阴茎一直插到了底,然后一只攥着姑娘的乳房,一手扶住她的纤腰,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一下,两下,十下,二十下……

    随着打手粗暴的奸淫,罗雪的惨叫声却逐渐的低落了下去,身子也不再挣扎,软绵绵的吊在空中,随着打手的奸淫动作有规律的晃动着,头也慢慢的低垂在胸前,散乱的长发遮住了面庞,只有在打手的性交动作格外凶猛、或是用指甲拧掐她的乳头的时候,她才会发出一、两声响亮些的喊叫声,表明她仍未昏死过去。

    刘三站在罗雪的面前,一直没有停止对她屁股和大腿的蹂躏,却也没有急于立刻奸淫罗雪。已经不知道在这个年青而美丽的女共产党员身上发泄了多少次的兽欲,连刘三这样的急色鬼都懂得了“先要品品味道”,透过姑娘身上的累累刑伤,他淫秽的目光放肆的在罗雪的身体上游荡着,乌黑的长发,高耸的乳房,殷红的乳头,纤细的腰肢,圆翘的臀部,结实的大腿,极具性感魅力的肉色丝袜和黑色尖头带带儿全高跟皮鞋,一直延伸道散落在地上的蓝色丝制紧身旗袍,黑色的丝制胸罩和紧身三角裤……

    这一切配上罗雪痛苦的呻吟,不断的刺激着刘三的神经,直到他认为这种刺激已经足够强烈时,他才用双手分别抓住罗雪的乳房和大腿,将钢棒般的阴茎狠狠的捅进了姑娘的阴道里,开始了凶猛的抽插。

    罗雪已经被折磨的意思模糊,甚至在刘三已经将阴茎顶进她的阴道里时,她也没有作出明显的反映,直到刘三开始强奸,她的头才略微仰起,发出了一声充满羞耻和痛苦的喊叫。

    刘三和罗雪身后的打手都是奸淫女人的老行家,连动作都配合得天衣无缝,他们将罗雪的骄躯夹在中间,一前一后的挤压着,两张臭嘴和四只肮脏的大手轮番在姑娘的脸蛋、脖颈、乳房、脊背、腰肢、臀部、大腿……已经所有他们可以触及的部位上肆虐这。

    项汉坐在桌子后面,带着恶毒的微笑看着年青美丽的罗雪被两个打手用最下流的方式强暴着,一股邪恶的欲望也不停的在他的心中升腾,但他并不打算立刻奸淫罗雪,他的“精力”要留给另外一个女人,罗雨那美丽的倩影已经出现他的脑海里,特别是那美丽的面庞,格外硕大的

    乳房,纤长结实的玉腿……

    “啊……”伴随着罗雪一声凄厉的惨叫,站在她身后的打手用力拧着她的乳头,开始在她的直肠里射精。射精后的打手最后抽动了几下,将瘫软下来的阴茎从姑娘的肛门里拔出,退到了一旁。项汉挥了挥手,另一个打手立刻冲了上去,他丝毫不在乎还在从罗雪肛门里溢出的精液和鲜血,迫不及待的将搓硬的阴茎狠狠的顶进了罗雪的肛门。

    不一会儿,从正面强奸罗雪的刘三也忍不住射了精,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姑娘的身体,这次已经不用项汉吩咐,立刻就有一个打手上去接替了刘三的位置。项汉觉得是时候了,他转过头对正在系裤子的刘三说道:“去,把罗雨小姐也请来,该让她们姐妹团圆团圆了!”

    当然,象前几天一样,项汉什幺口供也没有得到。气馁的他草草就收了场,想明早用最残酷的妇刑拷问。但是没有想到,当天晚上一支共党小分队在“茧”的里应外合下,从他的眼皮底下悄悄地把受尽量折磨的姐妹俩营救了出去。

    【全文完】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